手机版
首页 > 网络热点 > 正文

用手帮帮我下面好涨好难受:他的金刺破了我的桃花蕊

2020-08-21 17:30来源:33秀编辑:admin

老板娘一双美目看着我,在我身上流转,随后她看到我的身下,忽然小声的啊了一声,不知是怒还是羞的斥了我一句:“王浩,你瞎想什么呢?”

 

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裤裆又马上有了明显变化。

 文学

 

我脑子也不知道怎么了,脱口便道:“对不起嫂子,是你太漂亮了……”

 

说完这话,我立刻就后悔了!

 

我竟然对老板娘说出这种话,她万一生气怎么办?搞不好饭碗都要丢啊!

 

可是,老板娘却好像没有生气,她白了我一眼,又迅速把眼神移开,带着几分羞涩的说:“就会拿嫂子寻开心……”

 

我一时分不清老板娘到底有没有生气,于是也就不敢再多搭话。

 

老板娘似乎也感觉这样比较尴尬,所以便对我说:“赶紧来帮我推拿一下,我的尾椎骨快疼死了。”

 

我急忙点了点头,走到老板娘的身边。

 

看着老板娘完美的臀部曲线,我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气说:“嫂子,你能不能把睡袍掀起来?露出尾椎骨,这样我推拿的时候也更方便。”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紧张到了嗓子眼,生怕嫂子生气,因为我刚才给她选了一条丁字裤,如果真把裙摆撩开,她的美臀,以及神秘景色,恐怕都会被我看光。

 

老板娘听到我这话,身形一顿,迟疑地说:“王浩,要不你就隔着衣服给我按吧,你给我挑的那条内裤实在是……实在是太羞人了……”

 

这一刻我忽然有些后悔。

 

早知道不给老板娘挑那条丁字裤了,如果挑一条普通点的,她是不是就愿意让我掀开裙摆了?

 

我说:“嫂子,那我就这么给你按吧,你要是疼的话就告诉我。”

 

“好。”老板娘表情痛苦的点了点头。

 

得到老板娘许可,我伸出手去从她的腰部开始推拿,在摸到尾椎骨的时候,我便停止了继续前进,非常小心谨慎的在那里按摩推拿起来。

 

说实话,我的按摩手法确实有点真材实料,揉、摸、按、搓、捏、推等手法,我都掌握的非常娴熟。

 

我一边轻轻推拿,一般询问老板娘:“嫂子,你感觉怎么样?”

 

“唔……”老板娘发出长长的一声呻吟,说:“有一点点疼,但疼过之后就很舒服,王浩,没想到你还真有点水平!”

 

我笑着说:“我以前跟老军医学推拿的时候,还觉得没啥用处,到今天才发现,幸亏当初学了点本事,好歹能为嫂子缓解一些痛苦。”

 

老板娘一边享受,一边笑着说:“没想到你嘴巴还挺甜的。”

 

我嘿嘿一笑,认真道:“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说着,我对老板娘道:“嫂子,我怕你摔的不止尾椎骨受伤,周围也帮你推拿一下吧?”

 

老板娘点点头,声音格外享受的说:“你看着办吧,我现在只想闭着眼睛好好享受一下。”

 

“好嘞!”

 

见老板娘没有反对,我的心立刻就大胆了起来,双手从她的尾椎骨处开始向周围扩散。

 

从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到那饱满紧实的大翘臀、还有翘臀与大腿链接的那道天然沟壑……

 

我的动作越来越大,而老板娘却越来越沉浸其中。

我手上不停,老板娘舒服的不断哼哼,那声音简直让我骨头酥了,看得出老板娘很享受我的服务。

 

而我,也很享受给她按摩的感觉,我的手贴着光滑的睡袍,就象贴在她身体上,享受着她身体的滑、嫩、丰、弹等特点。

 

逐渐的,我发现老板娘有了一些奇妙的变化,因为她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身体皮肤也开始微微发红,面庞更是潮红起来,人也显得有些不自然。

 

我的手故意装作有意无意的,略过嫂子两肋间的痒痒肉,以及她大腿内侧最敏感的皮肤,每一次都能感觉到,老板娘的身体控制不住的轻轻抽搐。

 

我知道,她一定动了情欲。

 

这时候,老板娘忽然哼哼着问我:“王浩,你今年二十几了?”

 

我急忙说:“24了。”

 

老板娘又问我:“谈对象了没?”

 

我摇了摇头:“没谈。”

 

“真可惜呀。”老板娘开口说:“你这个年纪正是谈对象的好时候,怎么不找一个呢?”

 

我不好意思的说:“嫂子,我的情况你也知道,17岁高中没毕业就去当兵了,没上过大学,也没啥学问,哪有什么女孩能看上我。”

 

老板娘笑着说:“怎么会呢,你年轻,踏实又肯干,而且长得模样也挺帅的,当过兵的男人身上都有很强的大男子汉气场,小姑娘最喜欢你这样的男人了。”

 

“是吗?”我有些尴尬,觉得老板娘是在安慰我而已。

 

老板娘这时点了点头,由衷的说:“我年轻那会儿,就想找个当兵的男朋友,只可惜一直没机会……”

 

我愣住了,没想到老板娘年轻的时候,竟然喜欢当兵的?

 

我心里一下子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我就是当兵出身,不知道老板娘会不会喜欢?

 

这么想着,我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我的手不老实一点,她会是什么反应?

 

我想了想,这么做的结果,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被老板娘一耳光打在脸上,灰溜溜的滚蛋,然后被陈总赶走;

 

要么,老板娘被我激起冲动,和我抱在一起,任我采摘。

 

我心里不免冲动起来,脑子里一个声音对我说,管她呢,试试看,搞不好老板娘也等着我迈出这一步呢!

 

想到这里,我手上的动作更加大胆,在给嫂子按摩丰臀的时候,一根手指“不经意”的在两瓣中间轻轻滑了一下……

 

“啊……”老板娘忽然发出一声魅惑无比的喘息,我能感觉到她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以及声音。

 

我此刻心里紧张极了,如果她这时候骂我,或者打我,那就证明她对我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我也没有机会更进一步。

 

但如果她不说话,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那就是默许了我的动作,我就可以找更进一步的突破了……

 

几十秒钟过去了,我没敢再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一直在等着老板娘的反应,没想到,老板娘真的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这让我心里得到了莫大的鼓舞。

 

这时,老板娘用蚊子般的声音开口说:“王浩,你刚才按的我好舒服,继续按那里……”

 

那里是哪里?难道她的意思,是说刚才我摸到的……

 

天呐!这是不是一种暗示?

 

我的心顿时激动无比,手指捏起老板娘的睡裙,就想将它整个掀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忽然来了一条微信。

 

我吓了一跳,急忙停止手上的动作,掏出手机来,发现是陈总的信息:“快点把U盘拿过来,客户今天提前到!”

 

我一看到这条信息,有些慌乱的说:“嫂子,陈总发微信来,让我赶紧给他送U盘,客户要提前到,很着急。”

 

老板娘扭过头来,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难掩失望的说:“那你赶紧去吧。”

 

我忙问:“嫂子你感觉怎么样了?”

 

老板娘红着脸说:“我这会儿已经不疼了,谢谢你啊王浩。”

 

我无比遗憾,颓然的点了点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嫂子,那你在家歇着吧,我先走了。”

 

老板娘点了点头,道:“他的裤子在衣帽间,你找找。”

 

我赶紧跑进衣帽间,找到陈总的裤子,摸出了他的U盘,揣进兜里,慌忙跟老板娘告了个别,便出门开车,直奔公司。

 

路上,老板娘给我发来一条微信:“王浩,真是太谢谢你了,我的尾椎骨竟然一点都不疼了!”

 

后面,还跟着一个可爱的微笑表情。

 

我回了一句:“嫂子不用客气,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在公司休息室玩了一下午游戏,等到下班时间,我开车载着陈总回到别墅。

 

下车之前,陈总还在交代我,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要成功,否则明天老板娘的闺蜜如果来了,就不好找机会了。

 

晚饭的时候,我跟老板娘坐对面,两人都能看出彼此眼神里的那一份尴尬。

 

不过,我们谁都没有说出今天发生在她房间里的事情。

 

整个吃饭的过程,我发现老板娘看我的眼神,好像跟以前有了些许变化,但具体是哪里变了,我也说不上来。

 

或许是眼神更柔和了?也或许是因为她心里对我有几分感激之情也说不定。

 

等吃过晚饭,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在床上躺着等陈总的消息。

 

一直心急如焚的等到九点半左右,陈总终于给我发来了视频聊天。

 

跟昨天一样,我点击接受,两眼紧盯着视频画面。

 

画面里,陈总只穿着一条三角裤站在床头,老板娘裹着浴袍,半躺在床上。

 

这时,老板娘伸手将脸上的面膜揭了下来,正在轻轻拍打着白嫩的脸蛋。

 

陈总往镜头这里看了一眼,爬上了床,凑到老板娘跟前,一边扒开她的浴袍,一边哄着她说:“老婆,昨晚没能好好满足你,今天给我个弥补的机会呗?”

 

说着,他已经抓住了老板娘的柔软,轻轻开始着。

 

“嗯……”老板娘被他这么一触碰,很快就动了情。

 

陈总于是便俯身吻住了她。

 

不知怎的,看到两人在接吻,我心里忽然有些嫉妒。

 

随后,陈总继续着自己老一套的调情方式,无非就是亲吻、吻脖子,以及触碰她的柔软。

 

不过老板娘倒是很投入,很快就浑身泛起了潮红,嘴里也发出销魂兴奋的声音。

 

陈总这时在老板娘耳边轻声说:“亲爱的,我们还玩昨天的游戏吧,好不好?”

 

“昨天的游戏?”

 

老板娘诧异的问:“你又让我戴眼罩啊?”

 

陈总连连点头,哀求道:“再戴一次好不好?求你了,好老婆!”

 

“哎……”老板娘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也不知道你是着了什么魔了。”

 

老板娘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从床头拿过了黑色的眼罩,把它罩在了脸上,说:“你今天最好表现的好一点,平时也就一个月才做一次,还能被电话吓得状态全无,真是把我害惨了。”

 

陈总一边陪着笑,一边见她把眼罩戴好,便立刻扭过头,冲着镜头做了一个挥手的姿势。

 

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该我上场了!

 

我心里一喜,激动的瞬间爬了起来……

 

轻手轻脚的来到陈总卧室门前,便听见陈总在说:“老婆,赶紧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免得再来电话。”

 

“好。”老板娘说:“调好了。”

 

陈总笑嘻嘻的说:“老婆,你先戴好眼罩趴着,咱们还是昨天的规矩,一旦我进来,咱俩谁都不许再说话了,好不好?”

 

“好好好,就你事多。”

 

“等我一下,我把我的手机也调成飞行模式!”

 

陈总说完这话,很快就偷摸的打开了房门,见我就在门外,压着极低的声音对我说:“快进去。”

 

我心里早就已经等不及了,听陈总这么一说,立刻点了点头,轻手轻脚的进了门。

 

进门之后,我便没有再刻意控制脚步声,一步步走进卧室。

 

老板娘还像昨天那样,戴着眼罩跪在了床上。

 

一看到她那完美的身体,我立刻就兴奋到了极点。

 

今天不用怕有电话忽然打扰了!我可以放心大胆的品尝我的娇艳老板娘!

 

我激动不已的走到老板娘身后,轻车熟路的用双手刚抚摸上她纤细的腰肢,便听她嗯的轻语了一声,全身都绷直了。

 

我把鼻子凑到老板娘光滑的后背上,贪婪的吸取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而我的手,已经控制不住的,再次触碰上了老板娘柔软。

 

老板娘的身体随着我的动作轻轻扭动,从紧绷的状态,逐渐变的柔软、滚烫。

 

就在我沉醉其中的时候,万万没想到,老板娘忽然开口说话了!

 

“老公……我能求你件事吗?”

 

她的声音很小,伴随着舒服的轻吟,就像是呓语一般,但是,却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了,没想到老板娘竟然一上来,就打破了不许说话的游戏规则。

 

我急忙看向她,发现她整个人趴在床上,还戴着眼罩,也没有回头,紧张到极点的心稍稍松快了一点点。

 

但是,我此刻也不敢松懈,已经做好了时刻开溜的准备。

 

这时候,老板娘又哼哼道:“好啦,我认输还不行吗?我待会就跪着学小狗叫,这总行了吧?”

 

我又紧张起来,双手扶着老板娘的腰,一句话也不敢说。

 

老板娘无奈的说道:“你这个人真是无聊,人家都认输了,你还非要绷着……”

 

说到这,老板娘叹了口气,道:“既然你要玩游戏,那就这样吧,我只问你是或否的问题,是的话,你就轻轻拍一下我的PP,否的话就拍两下,好吗?”

 

我急忙抬起手来,在老板娘饱满的PP上轻轻拍了一下。

 

“嗯……”

 

老板娘长吟一声,娇羞无比的道:“老公,吴莉跟我说,她老公每次做之前都会用嘴亲她那里,只用嘴都能让她到站……”

 

说到这,老板娘声音更小了几分,蚊子般嘤咛道:“老公,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还没用嘴帮过我,我想试试,你……你愿意帮我吗?”

 

我草!老板娘竟然想让我帮她……

 

我脑子一热,一时间不知道该答应还是拒绝。

 

可是,我那右手好像不听使唤,不由自主的抬起来,在她的PP上轻轻拍了一下。

 

老板娘在确定我不会再拍第二下之后,便知道我已经答应了她,顿时娇羞无比的说:“谢谢老公……”

 

我不敢搭话,只想着赶紧用实际行动,来避免她可能产生的疑虑,否则搞不好事情就要败露了!

 

于是,我在她身后缓缓蹲了下来,无比兴奋的将身体凑了上去。

 

此刻,那道完美的风景,就在我的眼前、近在咫尺……

33秀 |Copyright@2009-2018| 正在备案中... | www.3333sho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