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网络热点 > 正文

说说自己搞过哪些亲戚:脸瞬间就红了

2020-08-14 11:12来源:33秀编辑:admin

我走过去,蹲下帮岳母捡碎片,说:「妈,你可能刚来,没适应,适应就好

了,我来捡吧,等下别划到手」。

岳母说:「我老人家一个,皮厚,你去帮我把扫帚拿来」。

我说:「就这么点,你去拿吧——啊」,说着捡起来一块碎片,却不想太锋

利,把我的手割了下,鲜红的血迅速渗透出来,滴在地板上。

岳母见状,眉头一皱,心疼的说:「你看你,刚说叫我不要划了,自己就割

到手了」。说着拿起我的手,也不管还流着血,就直接将割伤的食指塞进自己的

嘴里。我没料到岳母忽然来这一手,更没料到岳母吸着我食指的伤口处,要是以

 文学

前,我肯定会马上抽出来,毕竟这太尴尬了,但现在不知道为何,我竟然有点享

受这种感觉,被岳母口腔包裹着的食指,能明显感觉到岳母湿润的口水和温度,

甚至偶尔能触及到她柔柔的舌头。

我怔怔的看着岳母,岳母着急我被割伤,起先只是吸着我的食指,吸了一会儿,才发现我盯着她傻傻的看,脸瞬间就红了,赶

忙将我的手指从嘴里抽出来。

岳母感觉自己犯了大错似的,小声的说:「对不起小李,我一着急忘了,以

前小芬受伤了我就这样帮她弄的」。

我的手指离开岳母那温暖的小嘴,竟然内心有小小的失落感,但很快理智过

来:「妈,没事呢,你看你多厉害,还真不出血了」。

岳母见我的食指的伤口处已经没有血往外渗了,露出欣慰的表情。说:「那

就好,妈刚才失礼了,不是故意的」。

我说:「妈你说哪里的话,你的口水都把我给治好了,神医啊,干嘛还道歉」。

岳母说:「没事就好了,我去拿扫帚过来扫了,免得再扎人」。说着慢慢的

起身,我怕她和在火车站一样又要倒下,也随她起身,并扶着她的双手。岳母的

脸更红了,好像喝醉了似的,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岳母见我笑了,很是诧异,问:

「怎么了」。

两人站起来,我松开岳母的手,说:「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一个笑话」。

岳母眨巴这眼睛,问:「什么笑话啊」。

我见岳母脸红得实在太可爱了,就逗她:「不说,怕说了被妈揍」。

岳母去拿了扫帚,听我这么说,口气也随和了很多,说:「竟然还给妈吊胃

口,不说拉倒」。脸红也褪去不少。

我一边帮她清理剩下的残渣,一边说:「好吧,看在神医岳母救治我的份上,

我决定告诉你」。

岳母说:「越来越贫了,快说」。

我说:「妈,那我说了哦,就是有对男女朋友在公园里,女的说牙疼,男的

就亲了一下,女的立马说不疼了,女的又说,胳膊疼,男的亲了下,女的又立马

说不疼了,这时候,坐旁边的老太太听到了,你猜她怎么说?」

岳母把残渣倒在垃圾桶,好奇的问:「说什么」。

我说:「老太太说,小伙子,你真神医啊,来来,帮我治治我的痔疮好不」。

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岳母咯吱这说到:「也没多好笑啊」。然后一会儿似乎想到了什么,狭小的

厨房里就要拧我胳膊:「你是埋汰你妈呢?」

我还是第一次被岳母拧胳膊,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一面。虽是轻轻的拧着,

但我假装很疼的样子,对她求饶:「妈,就是个笑话,哪里埋汰你了」。

岳母松开手说:「别贫了,快出去吧,顺便打个电话问问小芬什么时候回来,

我都切好了,她快回来了我再开始煮」。

我去卧室拿起手机给吴芬打电话,问她何时回来,得到的答案是已经在回家

途中。便去厨房对岳母说:「神医妈妈,您宝贝女儿马上回来了」。

岳母对我翻了个白眼:「知道了」。

我问她:「神医妈妈,要不要我帮忙啊」。

岳母说:「再埋汰我,我把你切了炒了,你去玩你的游戏吧」。

说完不搭理我了,在炒锅面前忙碌。我去沙发上坐着,客厅、餐厅和厨房相

通,只是隔了一道玻璃门,我能清楚的看到岳母的侧身,她没有套围裙,也没有

穿外套,因为只穿了白色针织衫和黑色半身裙的缘故,从侧面看去,将岳母高挑

窈窕的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不夸张的说,我岳母这身材,除了有点小肚腩,其

他地方该翘的翘,该凸的凸,甚至比没怀孩子之前的吴芬身材还要好。她将佐料

一一放进锅里,额前的头发偶尔散落下来,因手掌是湿的缘故,她只得用手腕将

头发弄上去,但一会儿又掉下来,以此往复,我不由得有点出神,那么一瞬间竟

然有股冲动,想要过去,将她的头发捋好,然后从后面抱着她的腰,将头埋在她

的脖子里,闻岳母身上的香味,蹭的她痒痒的最好。好一会儿,我听到吴芬的敲

门声才回过神来,给了自己一巴掌,骂自己变态,然后赶紧去给她开门。

吴芬一回来,叫了声「妈」,把包一扔就喊累,要我给她揉揉。也是,挺了

33秀 |Copyright@2009-2018| 正在备案中... | www.3333sho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