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网络热点 > 正文

粗长乌黑的玉势_射小说我坐在嘴上他帮我添

2020-07-21 14:03来源:33秀编辑:admin

我站着不动,激怒了刘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重重的一拳落在我脸上,顿时我就头晕目眩起来。刘哥不肯罢休,连续几脚踹在我肚子上,我连退数步后,而后倒在外面的走廊里。

 

刘哥追出来掐住我脖子,双目圆睁道:“小子,我看你是存心找打!”

 

这时,经理夏莉莉正好看到了,急冲冲地走过来说:“刘少,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刘哥说:“夏经理,你来的正好,这小子是新来的吧,太不懂规矩了,故意把酒洒在我朋友的腿上,这种人怎么能当服务生,今天必须开除他!” 

我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又刚踏入社会,受不了任何诬陷,我急忙解释说:“夏经理,我不是故意的。”

 

 文学

夏莉莉簇起眉头,看了看我,末了对刘哥说:“刘少,叶飞是陈总亲自介绍过来的,您看这事,要不就算了吧?”

 

“算了?我他妈不答应!我舅呢?我要亲自问问他,这小子跟他是什么关系!”刘哥拽着我的衣领,一副嚣张跋扈的嘴脸说:“你给我站起来,别他妈装孙子!”

 

这时,我才隐隐明白,刘哥和陈泽华的关系,原来陈泽华是他的舅舅,难怪他这么嚣张跋扈。

 

夏莉莉说:“陈总在502包厢,我去叫他过来?”

 

刘哥摆手说:“不用了,我去找他。”说完拽着我就走,让那个叫莹莹的女人也过去,路上对我说,叶飞是吧,今天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很快,我被拽到502包厢外面,刘哥直接推开门说道:“老舅,这就是你招的人?”

 

这是一间豪华包厢,里面坐着七八个人,大多都是中年人,穿得周正,气质不俗。我仔细一看,发现婷姐也坐在陈泽华身边,露出一张淡淡的笑脸。

 

刘哥忽然闯进去,使得里面的人都是一愣,说话声也戛然而止。

 

陈泽华也皱起眉头,问道:“小军,咋回事?你打了叶飞?”

 

刚才脸上挨了一拳,此时嘴角还残留着血丝,见状,婷姐脸上的笑容倏然消失殆尽,紧接着便露出担忧的神色,起身走过来说:“小飞,你没事儿吧,到底咋回事呀?”

 

我见她走来,忍不住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刘军指着我说道:“老舅,我带朋友过来玩,这小子居然故意往我朋友身上倒酒,我就出手教训教训他,给他长长记性。”说完把莹莹拉到身边,指着湿漉漉的大腿说,你们看,腿上全都是酒。

 

陈泽华眉头深皱,沉吟片刻说:“小军,叶飞第一天上班,工作中难免会出现差错,你着实不应该动手打人。”

 

我说陈总,我不是故意的,我斟酒的时候,是她的手碰了我的手,酒才洒到她身上。

 

“草,你他妈还敢嘴硬,老子打不死你!”刘军气得暴跳如雷,飞身一脚,直接踹在我肚子上。

 

顿时间,内脏都生生扭痛起来,呼吸都特别困难。

 

被连续殴打,我的怒火也上来了,刚才不还手,是因为刘军是客人,我礼让他三分,可现在我实在忍不住了,大不了老子不要这份工作。

 

想到这,我就全身鼓劲,想扑上去教训刘军。

 

婷姐却一把将我拽住,紧蹙眉头道:“小飞,你冷静点,不能动手打人。”

 

嗬!

 

我冷笑着,指着刘军说:“凭什么他能打我,我就不能还手?!我被打是应该的,我打他就不可以,凭什么啊?!”

 

婷姐急忙说:“小飞,别说了,你把酒洒在人家身上,就是你不对,快和人家道歉。”

 

道歉?!我他妈被打了,还得给他赔礼道歉?!

 

心里像刀扎似的,委屈、心痛、失望,一瞬间各种心情充斥着,难受至极。

 

以前,婷姐是那么的袒护我,即便我撞见张雨彤上厕所,婷姐也尽量帮我说话。可现在呢,就算我被打了,她还拦着我,不让我报仇。差距真是太明显了。

 

我情绪失控,咆哮道:“你告诉我,我为什么向他道歉?是打我让他手疼了,所以我要道歉吗?!我应该自己打自己,这样你就满意了?!刘婷,你想讨好别人我管不着,但你别拿我当陪葬品!”

 

我发泄一通,心里舒坦多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这份工作,老子不要也罢!

 

“小飞,小飞,你等等……”

 

身后传来婷姐的呼喊,可我假装没听见,毅然决然地走了。

 

我原以为婷姐和陈泽华在一起,是故意气我的,可今晚我才明白,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她是真心想和陈泽华在一起,至于出发点,我敢肯定她不是真心喜欢陈泽华。

 

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

 

心里难受得很,随后我就找个清净点的地方喝闷酒,越难受越想喝,越喝越难受,最后喝高了,走路都有点飘。

 

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但婷姐和张雨彤都没有睡觉,两女坐在沙发上,气氛也有点尴尬。

 

见我踉跄着走进去,婷姐急忙过来扶着我,面露担忧和歉意,说小飞,婷姐知道错了,别生气了好吗?

 

我猛地甩开她的手,看都没看她一眼,走到沙发前面坐下来。

 

张雨彤倒了一杯糖水递给我,我一口气喝了。

 

“小飞,事情我都听说了,婷婷当时拦着你,也是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你就别埋怨她了。”张雨彤说。

 

我冷哼道:“彤姐,你别说了,我心里有数,谁让我没钱没势没本事呢,打我的那人是陈总的外甥,打我是应该的。”

 

婷姐听到这话,眉头顿时一紧,美眸也闪动起来,歉意地说:“小飞,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我饶了下手说,别,你没做错,用不着跟我道歉,我现在是不是你和陈泽华谈恋爱的负担?是的话就说出来,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关系,你也用不着让别人知道你是我婷姐,从今往后还是做陌生人吧,我明天就搬出去住。

 

既然已经招人家讨厌了,我还有什么脸赖在这里不走?!

 

“小飞……”婷姐的眼睛悄然间泛红。

 

张雨彤忽然打断她的话:“婷婷,小飞喝多了,你先去休息吧,等明天酒醒了,再和他说。放心,没事的,我照顾他。”

 

婷姐看了看我,最后深吸口气,转身去了卧室。

 

酒劲全部上来了,没多久我就失去了意识,等我醒来时,已经到了次日上午十点多,头晕得厉害,缓了一阵我才起来。

 

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婷姐和张雨彤都去上班了,洗了个澡,我就收拾东西,昨晚牛皮已经吹出去了,不走也得走。

 

结果,就在我拖着行李准备离开时,门忽然开了,接着婷姐和陈泽华走了进来。

陈泽华穿着西裤衬衣,身体笔直,将中年男性的魅力全都展现出来。手里提着一盒奶和几袋水果,看到我就露出笑容,说:“叶飞,我是为昨天的事情,专程来给你道歉的。不瞒你说,小军从小就那副臭脾气,谁说都不听,长大还这样,我们都很头疼。昨晚你走后,我狠狠地训了他一顿,我相信以后他再见到你,肯定不敢再乱来了。”

 

陈泽华事业有成,为人处事方面,也足够圆滑通达,我就是心里有气,也找不到发泄的地方。

 

再说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我似乎一夜间成熟了许多,踏入社会,谁会管你委屈不委屈,别人看重的,只是你有没有钱,有没有背景,如果没有,即便你被别人打死,也没有人可怜你。

 

这,就是现实社会。

 

我说陈总,昨晚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哪能让你赔礼道歉,还麻烦你大老远跑一趟,太不好意思了。

 

陈泽华将东西放下来,笑着说:“叶飞,你虽然比刘军年轻几岁,可你比他懂事多了。只要你心里不记恨他就好,我麻烦不麻烦,都是次要的。”

 

说到这,陈泽华看了看我手里的行李箱,又问:“你这是?”

 

这时,婷姐也凝眉看着我。

 

我说:“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我想换个环境。陈总,那你们聊,我就先走了。”然后拖着箱子就往出走,婷姐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又没影了。

 

“叶飞,等等。”陈泽华忽然叫住我,“看来你心里还记恨昨晚的事情呀,这也不能怪你,换做是我,我也过不去这道坎。叶飞,其实我今天来找你,还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夜宴酒吧ktv部还缺个领班,虽然是个小职位,但却少不了,我想来想去,决定让你当这个领班,你看可以吗?”

 

让我当领班?

 

我愣了下,淡笑道:“陈总,这算对我的补偿吗?”

 

陈泽华愣住了,显然没料到我会把事情说破,几秒后,笑着点头说:“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我比较看中你这孩子,年轻人嘛,就应该多给点机会。叶飞,你不会不答应吧?”

 

我沉吟不语,目光滑过婷姐的脸,看到的是一双充满复杂味道的眼睛,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拨弄了下,有一丝隐隐作痛。

 

我说:“陈总,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拒绝呢,我在这里先谢过陈总了。”

 

首先我需要一份工作,再者我想看看,婷姐和陈泽华最后能走到哪种地步,所以我答应了,至于面子什么的,对一个没钱活下去的人来说,重要吗?

 

陈泽华点头说:“好,这样最好不过。那你先休息几天,等伤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去上班。”

 

我说不用了,今晚我就去。

 

后来我依然拖着箱子走了,自己找了一间便宜的房子。

 

下午六点多,我去了夜宴酒吧,夏莉莉召集所有服务生,当众宣布了我当领班的消息。末了等服务生散尽后,夏莉莉笑着看着我说:“二十岁就当上领班,前途似锦呀,咯咯。”

 

夏莉莉穿着黑色的短裙装,美腿穿着肉色丝袜,打眼一看就像没穿似的。臀部微微上翘,丰满中不失弹性,腰肢纤细,胸部又特别饱满,将白色的衬衣撑得高高的。

 

说话间,她笑眯眯地看着我,眼睛好像具有灵魂似的,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赶紧摆手说:“夏经理,您就别调侃我了,以后还望夏经理多多关照才是。”

 

夏莉莉说:“我只不过是陈总手下的一名员工而已,哪有能力关照你呀,不过工作上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相互交流交流。现在时间还早,要不去喝两杯?”

 

我昨晚喝高了,现在闻到酒味就有些作呕,只好笑着谢过。

33秀 |Copyright@2009-2018| 正在备案中... | www.3333sho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