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网络热点 > 正文

奴才跪着伺候主人惩罚乳的故事_污出水的文字学校

2020-06-05 08:40来源:33秀编辑:admin

“我们当然是大美人啊!”小护士笑道,“说了半天,还没有给你倒水喝呢,你等下,我给你拿杯可乐喝!”

 

    “谢谢!”

 

    这个时候,我看见曹美已经撩起裙子,隔着自己白色的小内内摸了起来。

 

 文学

    看来这毛片对她的诱惑很大呀!

 

    小护士把桌上的可乐拿了起来,拉开了盖子,但是她并没有直接递给我,而是拿起旁边一小包白纸,往拉罐里倒进去一些白色的粉末!

 

  这不就是安眠药的味道!

 

    靠,小护士给我的可乐里下安眠药,她要做什么?

 

    这显然是她已经预谋好了的!

 

    而小护士拉住了曹美,小护士却拂开了她的手,然后用手指了指我的档部。

 

    我有点明白了,难道她们准备把我迷倒之后,占我的便宜或者找到

 

    很可能是这样啊!

 

    小护士是一个很放得开的人,她上次见到我的尺寸,肯定是动心了,她回来这么久,估计也是想男人了!

 

    我一下乐了,当然,我表面上还是波澜不经。

 

     嘿嘿,这真是求之不得啊!

 

    我刚瞎那会儿,成天睡不着,要死要活的,所以,我妈就给我喂安眠药,吃久了,我就对这药有耐药性了。

 

    这安眠药,分量对我来说,显然不足。能让平常人昏睡的剂量,现在对我根本不起作用,这或许又成了我的一个秘密。

 

    这时,小护士把可乐塞到了我手上。

 

    “阿水,喝吧,我帮你拉开了。”

 

    “谢谢!”

 

    我拿在手上,脖子一仰,就喝了几大口,

 

    “阿水,跟我聊聊你学按摩的事吧!上次你的手艺真不错耶!”小护士直接把我拉到床边坐下。

 

    “嘿嘿,瞎子嘛,要么就是学算命,要么就是学按摩,没办法。”

 

    我知道她们在等待安眠药发作。

 

    聊了几分钟之后,我就说道:“哎呀,我的头怎么晕沉沉的,犯困呀!”

 

    我看到小护士脸上一喜,“阿水,你要是困了的话,就在这里睡会儿吧!”

 

    “这不好吧,这是你的房间。”我说着,身子已经往后面倒了。

 

    “没关系,你睡会吧,我和曹美看电视。”

 

    “那不好意思,真的好困!”我说完,就整个躺下了,然后脑袋一偏。

 

    “阿水?阿水?”小护士叫了两声。

 

    我自然是没有反应了。

 

    “金花,真的要这样啊?”曹美的声音响起。

 

    “这有什么呀,看电视有什么用,不如看真家伙!”金花的声音,“金水的家伙这么大,不想看看吗?”

 

    “我不太想——”小凤说着的时候想到早就看见阿水的物件。

 

    “你感受过,就会想了!”小护士嗤笑道。

 

    然后,我就感觉到小护士把我的衬衣掀了起来,冰凉的小手直接就放到我的胸膛上。

 

    “阿水长得真壮实呢,像头小牛犊子。”

 

    我睁开了眼睛,看到小护士俯下了身体,目光很是火热。

 

    着,她的小手,竟然放在了我的裤档处。

 

    我马上就有了感觉。

 

    小护士摸了两下,就慢慢的套弄了起来,那手法比嫂子的娴熟多了。

 

    我忍不住哼了两声,吓得小护士一下把手缩了回去。

 

    旁边的曹美也吓了一跳,本来她是坐着的,一下弹开了。

 

    “阿水?阿水?”小美又叫了两声。

 

    我没有反应。

 

    “嘻嘻,吓死我了,他是在做梦,做春梦呢!”小护士拍了拍胸口,出了一口大气。

 

    她又靠了过来,直接把自己的睡衣脱了!

 

    我一看,空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她又一次弄起来,我又哼了两声,这次,她没有介意了,还似乎觉得不过瘾,直接抓住我的裤头,把它给扒拉了下来。

 

    小祖宗已经昂扬了。

 

    曹美和小护士死死的盯着。

 

    “好大啊!”曹美发出梦呓般的声音。

 

    “的确很大,比我交过的那几个男友大多了。”小护士吞了一口口水。

 

    小护士眼馋的说道,“今天把他吃了!”

 

    说完,小护士直接就跨坐了上来!

 

    我一下激动不已!

 

   没想到有美女自动送上门,不吃白不吃。

此时,我和小美之间已经点成一线,只要她往下一坐,我就要和她合二为一了。

 

    就在这个时候,曹美一把拉住了小护士。

 

我以为曹美要拆穿我,瞬间有点紧张。

 

    “你干嘛?”小护士侧过脸问道。

 

    “小护士,你这样做,会不会对不起你现在的男友啊?”

 

    “哎呀,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也没打算和他结婚,大家互相玩玩而已。再说,他又不知道,有什么关系,搞不好啊,他趁我这些天没在城里,也在背着我偷吃呢!”小护士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还真是想得开呢!”曹美呐呐的说道。

 

    “曹美,你不要这么傻冒了,等你以后交了男朋友明白了。”小护士说着,转过脸来,正要坐下去,突然又下了床。

 

    我一阵失望,怎么回事,她改变生意了?

 

    尼妹,这就差临门一脚了啊!

 

    结果听她说道:“我差点晕头了,保护措施还是要做的!”

 

    我歪着脑袋就看到她走到一边去了,拿起了一个包包,在翻找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曹美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小祖宗!

 

    一股强烈的冲击感袭来,我又忍不住哼了几声。

 

    好吧,她们都以为我在做春梦呢,没当回事儿。

 

    曹美又笨拙的套弄了几下,我想到上次还没有给你喂饱吗?这时,小护士走了过来。

 

    “眼馋了吧?”小护士笑道,“别看这玩意儿这么丑陋,它能让你飞上天!电视你也看了吧?你一旦做了啊,你就停下不手,有瘾哟!”

 

    曹美红着脸松开手,想到上次我和她做爱的时候说道“我才不像你这么随便呢,我要把我最宝贵的东西留给我喜欢的男生。”

 

    “傻冒!”小护士不屑的哼了一声。

 

    然后,我就看到她手里在撕一个包装,然后取出一个透明的小玩意儿,这应该就是我发小给我说的那‘套套’吧?

 

    她真的想和我做啊?

 

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瞎子,小护士才敢如此大胆吧!

 

    然后,小护士就把那套套给我套上了。

 

    然后,她又套弄了几下,再次坐在我身上。

 

    曹美惊讶的说道:“小护士,它这么大,能行吗?”

 

    “你没看到那个黑人吗?”

 

    “哦,哦!“曹美点点头,还是一脸的吃惊,她的手也下意识的摸向自己下面。

 

    小护士的身子慢慢沉了下来,在接触的一瞬间,我打了个激灵!

 

    曹美叫了一声,直接捂着脸跑了出去!

 

    “傻妞!”小护士说了一声,身子就沉了下来!

 

    我整个人像触了电似的,两条腿都蹬直了!

 

     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暖包裹了我。

 

    随着小护士的起伏,我的哼哼声也越来越大了。

 

如果没有之前嫂子对我的‘磨砺’,可能我马上就缴枪了,但现在我还能挺住,再加上中间有那个套套,也减少了敏感度。

 

    我终于忍不住把双手伸过去,抓住了小护士的屁股。

 

    她毫不在乎,反正以为是我做梦时下意识的反应,反而更加的享受。

 

    她像一个女骑士在我身上颠簸。

 

    即使屋里开着空调,我全身也出了汗。

 

    而小护士的汗水更多,然后,流到我身上,再流到床上。

 

    我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小护士。

 

    她的表情如同疯魔了一般,媚极了!

 

    我真没想到第二个睡的女人居然是她!

 

和红玉姨完全不是一个滋味,红玉姨会伺候人,而小护士更加狂野。

 

    “好舒服啊!”小美痴迷的叫着。

 

    的确舒服,我又尝到了女人的滋味,真是太美妙了,没法用语言来形容。

 

    如果,没有套套的话,应该更舒服吧?

 

    整个床随着我们一起晃动,感觉随时要垮了似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十几分钟吧,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然后,我无力的摊开了双手。

 

    而小护士瘫在了我的身上,身体还在抽搐着。

 

    这时候,我听到了推门的声音。

 

    然后,曹美走了进来。

 

    她跑出去之后,我听到她并没有跑远,就是站在门外边。

 

    也许听到屋里没了动静,她才走进来。

 

    “完事了?”她呐呐的问道。

 

    曹美抬起身子,有气无力的说道:“完事了。”

 

    然后,她从我的身上挪开了。

 

    “好爽,这可是我第一次弄昏一个男人玩呢!”她笑得很贼,“你要不要玩玩,好刺激!”

 

    “我不玩。”小凤摇头。

 

    “别那么保守,我告诉你,你把你身子给的那个男人未必就是你以后的老公!”小美一边说着,一边把套套取下来。

 

    “我反正是不能接受你这样。”曹美说道,“你真的变化太大了。”

 

    “嘻嘻,人是会改变的嘛!反正女人有了第一次,谁还在乎第二次?”小护士又扯过纸巾给我擦拭。

 

    “我去洗个澡,你帮我看着他。”说完,小护士光着身子就去了卫生间。

 

    此时,我的裤头还没有提上呢!

 

    曹美慢慢的走过来,又开始端详。

 

    然后,她的手又伸了过来,又攥住了我。

 

    她的表情更多的是好奇,当然也有羞涩。

 

    我喃喃的说道:“好舒服,好舒服。”

 

    实际上,她的手比小美的笨拙多了,比嫂子还要笨拙。

 

    不过,她越发显得兴奋了,就像发现了一件新奇的东西迷住了她。

 

    没多久,我又起了反应。

 

    她后退了两步,眼神中充满了迷恋。

 

    这个时候,小护士光着身子出来了。

 

    一看到我这个状况,她笑道:“曹美,你弄的吧?”

 

    曹美满脸通红。

 

    我觉得应该没戏了,该醒来了。

 

    反正被小护士折腾了,提前醒来也没关系。

 

    “怎么回事啊,我做了什么梦啊?”我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两只手动了一下,想坐起来,又装作失败了。

 

    “阿水要醒了!”小美上前两步,把我的裤头提了起来。

 

    “咦,头好晕啊,怎么回事啊!”我又低咕了一句,然后就慢慢的撑起身子。

 

    “阿水,你醒啦?”曹美凑上前,装模作样的问道。  

从小护士那里回来,可能那些运动导致汗都排了出来,发烧也好了很多。

 

我刚刚起床,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师父打来的。

 

原来,有个女人去诊所找我按摩,师父正要出门会诊没时间,就问我在哪里。

 

我告诉师父,我在村子里。

 

师父就说,他让那女的改天来。

 

挂了电话,我就纳闷,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主动找我按摩呢!本来去诊所按摩的女人都比较少,我在诊所从来没有给女人按摩过。

 

师父还说,那女的长得很漂亮!

 

我就想不出来,这女的是谁。

 

回到屋里,家里没人,我就在自己房间里躺下了。

 

我把威胁曹美的事情又想了一遍,我想到村长之所以没有人敢招惹,一是因为村长的实力,二是村长的财富。

 

我想真正报复他,必须有足够的财富才可以。

 

这家伙还会打嫂子的主意,我把嫂子盯紧点就行了。

 

我正要睡过去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阿水在家吗?”

33秀 |Copyright@2009-2018| 正在备案中... | www.3333sho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