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网络热点 > 正文

最粗的玉势推入:不嘛不嘛人家就要你快点

2020-05-31 17:15来源:33秀编辑:admin

 夜晚。

 

刚从乡下进城来到姐姐家的方婷第一个晚上就失眠了。

 

“啊,老公,你太棒了……”

 

原因就在于这个,姐姐的声音太大了,就算隔着几个房间,方婷也听得清清楚楚。

 

被这种声音刺激到之后,方婷感觉她的全身就好像着了火似的,更加难受了。

 

方婷是一个二十八岁的美丽少妇,丈夫突发意外身亡之后就在乡下呆不下去了,只好进城来找自己姐姐。

 

可是没想到第一个晚上就碰上这种事,这让有段时间没有得到滋润的她心中五味杂陈,忍不住就开始幻想起现在是自己正在承受着姐夫的进攻了。

 

白天她也见过自己那个姐夫杨武了,不得不说五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跟三十多岁的壮小伙似的,现在看来,恐怕哪方面的能力也是个顶个的强悍。

 

这让方婷不免有些羡慕起姐姐来了,不像她,嫁了个短命的老公,而且她那老公这方面的能力还不行,每一次都是在她刚起了兴致的时候就草草结束了。

 

所以说她就跟守活寡似的,从来没有体会过做女人的快感。

 

这一下听到姐姐被伺候的这么舒服,更是激起了她心中的兴趣,不自觉的一双手就伸进了自己的睡衣里,上下其手了起来。

 

可就是因为她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所以就算听着姐姐和姐夫两个人这么大的动静,也让她快乐不起来,反倒是这么热的天,弄出了一身的汗来。

 

不得已,方婷只好去浴室冲个凉。

 

可是,她经过姐姐卧室的时候,突然发现姐姐卧室的门居然没有关,她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然后便走不动道了,浑身酥麻麻的提不起劲来……

 

房间里,姐夫赤身压在姐姐身上,两个人做着男女之间最原始的动作。

 

姐夫有着六块腹肌的身材,还有那强有力的进攻幅度,让方婷根本挪不开眼睛,男人竟然能有这么强?比她那死鬼老公强的可不止一点半点啊……

 

“老公……你太棒了……我真是爱死你了……”

 

姐姐被弄得连声娇喘,看的方婷心里砰砰直跳。

 

老实说,她真的难以想象,做这事的时候能有这么舒服,以前和老公在一起的时候她体会到的只有不满足。

 

她脑子里忍不住开始想,如果现在是自己,应该也会很舒服吧……

房间里,姐夫赤身压在表姐身上,下身正不停地撞击着。

 

姐夫有着六块腹肌的身材,还有那惊人的尺度,让方婷根本挪不开眼睛,男人竟然能有这么大的尺寸?比她那死鬼老公大的可不止一点半点啊……

 

“老公,用力,啊……你太棒了……我真是爱死你了……”

 

表姐被弄得连声娇喘,看的方婷心里砰砰直跳。

 

老实说,她真的难以想象,办这事的时候能有这么舒服,以前和老公办事的时候她体会到的只有不满足。

 

她脑子里忍不住开始想,要是自己被姐夫这样撞,应该也会很舒服吧……

 

至于姐夫会不会卖力这种事,她还是很自信的,毕竟自己比表姐年轻,身材又比她好,最主要的是,有时候她发现姐夫看自己的眼神特别火热,好像要把她吃掉一样,这让她又羞又臊。

 

这种想法一出现,方婷已经感觉小腹下面像是钻进了一团火,迫切的需要一根东西来填满自己的空虚。

 

房间里,杨武一边卖力的满足着他老婆,一边时不时用眼睛的余光往门口看去。

 

当他如愿以偿的看到方婷在门口偷看之后,嘴角勾起一丝坏笑,自从知道自己这个小姨子要住到自己家之后,他就计划着拿下这个娇俏可人的美少妇。

 

特别是白天见过面之后,他发现这小姨子越发的娇艳了,整个人变得跟结婚前一样,看起来水灵灵的,特别是那双勾魂的大眼睛,让人一看就离不开了。

 

想着想着,就把身下的人当成方婷,更加卖力的驰骋起来,惹得她老婆连连求饶……

 

“啊,老公,你好厉害,我不行了,你饶了我吧!”

 

这会正是卖力的时候,他怎么可能停下,反倒是更加激烈的进攻了起来。

 

“啊……老公,你饶了我吧,你去弄小婷吧,我不行了……”

 

方婷根本不知道杨武是故意让她偷看的,看到房间里的站况越来越激烈,她感觉完全受不了了,腿有些发软,小裤裤早就湿漉漉了……

 

特别是听到表姐意乱情迷的时候竟然让姐夫来弄自己的时候,更是心中慌乱如麻,忍不住幻想起,姐夫要是真的要来弄自己,那她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而杨武对老婆这番话早就见怪不怪了,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激烈的时候她甚至能让自己去弄丈母娘,可惜的是这一切在事后都被她忘得一干二净了。

 

但不得不说,方婷对他的诱惑力还是很大的,所以这一次,他打算当真了!

 

方婷感觉自己再看下去,恐怕会忍不住冲进去让姐夫弄自己了,于是她赶紧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脱下裤子,幻想着姐夫在自己身后撞击着自己,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达到了巅峰……

 

很快,她就沉浸在这种似乎出于本能的动作中,拼命地缓解着那种难受,不一会,一种美妙的感觉,似舒服似难受,让她魂牵梦萦,欲罢不能……

 

隔壁房间,杨武完事后便到了浴室,迫不及待的打开手机按了几下。

 

很快,手机屏幕上出现了让他血脉喷张的画面,只见方婷正张开腿躺在床上,一只手掰着自己的大腿,一只手不停的在腿间忙乎着……

 

之前为了防贼,杨武在每间房都安装了监控,就连厕所也没放过。

 

刚才办事的时候他是故意留了个门的,就是为了刺激方婷,只要她看到了,那绝对会心动,并有所行动的。

 

监控画面里,方婷双颊娇红,呼吸急促,身体还会时不时的拱起来,看的杨武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

 

因为角度问题,杨武根本看不到他想看的地方,想了想之后,杨武走出卫生间,来到方婷房间门口,悄无声息的把门推开了。

 

“嘶!”

 

眼前看到的一幕,让杨武吸了口冷气。

 

方婷的床刚好对着门口,她躺在床上,也是朝着门口的方向张开的腿,腿间的风光让杨武一览无遗……

啊!

 

方婷在杨武进来的第一时间就想尖叫了,但更怕姐姐闻声进来看见这一幕,所以她强忍了下来。

 

 文学

她没想到姐夫会突然闯进来,还被姐夫看到自己做这样的事,方婷尴尬的想要找条地缝钻进去,急忙拉来被子将自己盖严实,然后紧张的看向杨武。

 

“姐夫,你怎么进来了?”

 

方婷红着脸问,声音很小也很慌张,跟蚊子似的。

 

杨武有些遗憾,自己进来的不是时候,要是再忍一会儿多好,在方婷最需要的时候进来,这样他岂不是能看到方婷动情的画面了。

 

“哦,我进来找衣服的。”

 

杨武解释了一句之后,并没有避嫌离开,反而关上门,装作一脸严肃的说道:“小婷,我知道你老公走了有一段时间了,想这种事也很正常,但作为一个过来人我还是要告诫你,这种事做多了不好!”

 

“没,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刚刚突然有些难受,然后就这样了……”

 

方婷怕杨武知道她刚才在门口偷看,于是随便找了个理由就想糊弄过去,低着头小声解释道。

 

随即,她又抬起头,红着眼眶对杨武哀求道:“姐夫,你也知道我的难处的……”

 

姐姐是知道她从来没有在他老公那里得到过快乐的,而姐姐和姐夫的感情又这么好,自己的事一定跟他说过。

 

所以除了之前偷看姐姐和姐夫干那事,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之外,这件事也只是让她羞臊一会就坦然说出口了。

 

“难受?是那个部位吗?那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

 

杨武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

 

方婷咬着唇露出为难的样子,她一直在乡下生活,是以不知道姐夫这话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但她听说妇科病还是很可怕的,便开口问道:“真的吗?姐夫?”

 

杨武心里大喜,能接话就好了,于是接着说道:“那当然是真的,这地方生病了可不是开玩笑的,你说说你是不是觉得那里痒的很,就好像虫子咬似的?”

 

杨武说的都是女人产生反应之后的正常现象,但听在方婷的耳中,却处处与她之前的症状对上,一时间让她慌了神了。

 

急忙说道:“那……那可怎么办啊?姐夫,求求你,帮帮我吧!”

 

杨武乐了,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自己一吓唬她就上钩了,于是乘胜追击道:

 

“别急,小婷,你是我小姨子,我当然会帮你的,这样,你先把被子掀开,让我好好检查检查,确定了病情再说!”

 

方婷犹豫了,她不是十七八岁的黄毛丫头了,知道个人隐私的重要性,毕竟杨武虽然是她姐夫,可也是男人呀。

 

“你别害羞,刚才不是都看到了吗?之前的症状可忽视不得啊,搞不好引起那里什么大病的话,到时候别人不一定怎么说你呢!”

 

方婷咬着唇,终究还是说服了自己,觉得反正只是掀开被子让他看看,又不做别的什么。

 

看着方婷掀开了被子,那白嫩的大长腿中间的景色清晰的暴露在杨武视线里,让他忍不住就想要趴下去好好欣赏一番。

 

杨武走过去,让方婷将腿分开,然后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方婷红着脸,到了这个时候,她也只能按照杨武说的做,感觉羞臊的不行,觉得现在要是有个地洞,她都能立马钻进去。

 

杨武一脸严肃的仔细打量之后,突然伸出了手指缓缓伸了过去……

 

方婷一个哆嗦,下意识的闷哼了一声,想要伸手阻止,却突然感觉到好舒服,这种感觉跟刚才自己弄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她红着脸抬起头看向姐夫,却发现杨武的脸上始终保持着淡定,这也让方婷放心了不少,觉得姐夫就是帮自己看病,没有别的意思。

 

杨武此刻心里也激动的不行,小姨子独有的香味刺激到他,特别是那种被包裹的感觉,更是让他心潮澎湃,他已经在心里想着,待会他该用什么姿势才能最舒服呢?

 

感觉到方婷慢慢的放松了下来,杨武又往里面探了一点,突然,他感觉到了一股明显的阻力。

 

不会吧,这种感觉?难道小姨子的第一次还在?

 

知道方婷之前的丈夫短小无力,但没想到连这层膜都捅不破!

 

想到这里,杨武的心里便一阵狂喜。

 

那待会岂不是便宜了自己!

激动归激动,可杨武也不敢明着做太出格的事,方婷毕竟是结过婚的人,就算现在病急乱投医,可迟早她会明白一切的,到时候肯定会提防着自己。

 

杨武告诫自己,这种事就得循序渐进,等时机到了,还怕她不从了自己?

 

想到这里,杨武便有些不舍的将手伸出来。

 

方婷那个地方突然空虚下来,心里一阵失落,可因为难为情,也不敢表现出来。

 

杨武也看出了方婷的反应,心里想着,这小妖精果然需求很大,别急,姐夫下次一定好好的满足你。

 

“没什么大问题,小婷你这是长时间得不到滋润造成的,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再找一个男人,到时候让他帮帮你,你就不会难受了!”

 

方婷顿时面红的快要滴水,杨武这话说的有点流氓,让她低着头不好意思说话。

 

不知道怎么的,那里被杨武摸了之后,她发现压抑许久的渴望好像野兽出笼一样关不住了,所以在听到姐夫让自己找个男人给自己帮帮忙时,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就是姐夫杨武。

 

姐夫也是男人,而且能力这么强,要是他能给自己帮帮忙的话……

 

“好了,快点睡觉吧,睡一觉就没事了。”

 

杨武用长辈的口吻说了一句,转身离开了方婷房间。

 

关上门之后,杨武激动的靠在门上,深吸了一口气。

 

“没想到小婷第一次还在,真的是太好了!”

 

杨武心里又不由得感慨了一番。

 

房间里,方婷依旧感觉很丢人,脑海中依然回味着之前姐夫的帮忙检查的感觉,最后,终于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去想才睡着。

 

第二天早上。

 

方婷起床走出房间,看到姐夫已经做好了早餐。

 

姐姐方瑜也才起床,面色红润,一看就心情不错。

 

方婷突然有些羡慕姐姐,姐夫虽然年龄大点,但是有钱,还会做家务,人长得也帅气,最主要的是,那方面的能力还那么厉害……

 

一想到这里,方婷的脸便红了起来,要是姐夫是她的该多好!

 

吃早饭的时候,杨武突然对方瑜说:“刚才老家来电话了,我爸说摔了一跤,我这边走不开,老婆你代替我回去一趟怎么样?”

 

“行,我回去看看,有什么事我再给你打电话!”

 

方瑜听到老人家摔了一跤,也有点担心,一口答应了下来,随后对方婷叮嘱:“小婷,你要是无聊就跟你姐夫去公司看看,或者让他给你安排一个清闲点的事做做。”

 

“嗯。”方婷点了点头,她这次从乡下来到姐姐家,就没打算再回乡下,毕竟回去了也是听人背后嚼舌根,还不如在城里找个事做。

 

去姐夫的公司当然最好不过了,只不过,想到昨晚的事,她心里还是有些羞涩,有股异样的期待。

 

吃过饭,方婷便跟着杨武去了公司,公司是做室内设计的,规模不大,但看起来很有活力。

 

因为方婷刚入门,杨武便给她找了个经验丰富的女职员当她的师傅带她。

 

方婷隐瞒了自己是杨武小姨子的身份,免得有人说她搞特殊,在背后嚼舌根。

 

下午快到下班的时候,杨武说自己晚上有应酬,让方婷下班后自己回去。

 

苏婷人生地不熟,只能一个人回到家里,然后也找不到其他的事做,只好看看电视,打发打发时间。

 

等过了夜里十点的时候,方婷才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她走过去通过猫眼一看,发现敲门的是姐夫,所以直接将门打开了,然后一股浓郁的酒精味铺面而来。

 

“姐夫……你怎么喝成这样了?”

 

看到站在门口喝的脸红耳热,站都快站不稳的杨武,方婷赶紧上前把他扶住了。

 

结果杨武整个人都压在了她身上,紧紧的贴着她的身体,把她的圆润都压变形了。

 

方婷也没多想,扶着杨武到床上躺下,转身拿了毛巾,帮杨武把外套脱了,擦拭着他身上的臭汗。

 

做完这些,方婷给杨武盖好被子,然后转身准备出去。

 

却没想到原本闭着眼的杨武突然睁开眼,脸上出现一抹狡黠的笑容,一把抓住方婷的手,一边醉醺醺的说道:“老婆,我……要洗澡,咱们一起……”

 

方婷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刚想解释一番,突然羞得满脸火烫,杨武居然已经把自己脱得精光了,特别是那个地方,张牙舞爪的好像在跟她炫耀……

 

没等方婷反应过来,杨武便摇摇晃晃的拉着方婷往浴室走。

 

方婷虽然心里着急,但是看到杨武醉得连路走不稳,她担心他会在浴室摔倒,只好扶他到浴缸躺下,再帮他放水。

 

放水的过程中,方婷总是不经意的扫过杨武那里,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小腹处一股暖流缓缓流淌了出来……

 

身下湿漉漉的,让她感到一阵难受,坐在浴缸边上,一双修长的美腿紧紧的夹着……

 

等水放好后,她发现杨武眼睛微眯着,好像已经睡着了。

 

心中一动,又是扫过杨武的宝贝,目光迷离的盯了一会后,好似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

 

方婷用手弄了点沐浴乳,帮杨武仔细的清洗着上半身,顺带感受着姐夫身上的肌肉触感,很快,洗到腰部的时候,她发现杨武那个地方已经反应强烈,要是自己在趴下去一点,自己就能真正的碰到那个东西了……

方婷面红耳赤,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虽然昨天已经见过这个大家伙了,但这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让她光是看着就产生一种原始的渴望。

 

方婷抬头看了一眼姐夫,见他还闭着眼睛,便胆子大了起来,一只手伸了过去......

 

“唔……姐夫……”

 

这样的感觉让方婷的小火苗越燃越旺,甚至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这么大的东西,姐姐一定很幸福吧,要是我也能……

 

想着想着,方婷觉得有点口舌生燥,同时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虽然她告诉自己,她只是在帮姐夫清洗干净这里,可是身体上的反应却越发剧烈。

 

“嗯……老婆,好舒服……再快点……咱们一起……”

 

眯着眼睛的杨武终于爽的忍不住了,一只手揽住她的肩膀就要将她往下带。

 

“啊……姐……姐夫……我不是……”

 

方婷慌乱的喊道,但这娇媚的声音怎么听都像是在勾引他,促使着他动作更加粗暴。

 

在她落入杨武的怀抱之后,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羞涩,让方婷有一瞬间的大脑空白,只觉得有双唇压了上来,让她只好被动的接受。

 

“唔,姐夫……”

 

姐夫的动作是这么的粗暴,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在搜刮尽自己口中的香甜之后,又和她的舌头缠绵了起来。

 

一个吻几乎让方婷窒息,等姐夫放开她的时候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本来以为能有一点喘息时间,却没想到立马被杨武按住了肩膀,然后只感觉身前一热,前面的圆润就被姐夫攻占了。

 

“啊……姐夫……停下啊……”

 

“想要吗……老婆?”

 

杨武趴在她耳边说着,抓着方婷的手放在了他那里。

 

在温热的水里,方婷能明显的感受到手中的变化,还有那滚烫的温度,让她的小脸陡然变得绯红。

 

“不行……”方婷的手从他下方快速抽离出来,却被杨武攥得紧紧的。

>>>>记得保存本站书签,天天更新您喜欢的内容!  <<<<

33秀 |Copyright@2009-2018| 正在备案中... | www.3333sho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