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网络热点 > 正文

熬夜必看言情肉多 宝贝儿你都湿透了还说不要

2020-05-29 10:34来源:33秀编辑:admin

很快,老刘和赵雅云到了家。

 

赵雅云她老公很忙,几乎每到深夜才回来,所以她才会这么放肆。

 

两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实际上,每个月也就弄一两次,这也导致赵雅云十分寂寞。

 

这还是她第一次带男人回来。

 

她老公也很阳光帅气,长的也十分俊俏,所以一般男人,还真入不了赵雅云的法眼。

 

要不是因为老刘话儿奇大无比,她也不至于犯这个骚浪贱,竟然荒唐的把人给带回来了。


                                      

“雅云,这是你家啊,真大啊!”

 

老刘一阵惊讶,真想不到,自己的女学员家里竟然这么有钱。

 

一栋三层别墅,占地在一两千平房,四周花园里种满了花花草草。

 

只不过,家里的确是有些冷清,空无一人,里面只有赵雅云身上那淡淡的香水味了。

 

赵雅云一脸的幽怨,有些无辜的瘫软在沙发上。

 

“家大又怎么样?只有我孤身一个人,你知道每天夜里,我都是怎么度过的嘛!”

 

说着说着,赵雅云的眼睛里已经渗出了小金豆。

 

她哭了,也许,这是她第一次找人倾述吧!

 

老刘急忙递过去纸巾,却不成想,赵雅云一把抓住他的手,使劲一拽,便把她拉倒在沙发上。

 

赵雅云压在了老刘的身上,娇软的身子与老刘轻蔑接触,三下五除二的功夫老刘的上衣就被她扒了下来。

 

别看他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家伙,身材保养的却不错。

 

八块腹肌,块块分明,胸肌也特别强大,根本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人拥有,怪不得他那方面的能力那么强!

 

“我不管,今天你一定要把我伺候舒服了!”

 

说着,赵雅云伸手去扒老刘的裤子……

 

其实老刘还是有些犹豫的,他知道,赵雅云可能很寂寞,可她也不能这么饥渴吧?

 

眼瞅着自己的裤子被扒下来了,那话儿傲然挺立在她面前,青筋暴起,昂首挺胸,仿佛在向她示威呢!

 

“唔……”

 

赵雅云已经含住了老刘的话儿,她的口技不错,在老刘的话儿上刮蹭起来。

 

“雅云,你把屁股朝过来,我们69!”

 

老刘善意的提醒,赵雅云也乖乖听话了。

 

她主动把肥美的臀部盖在了老刘的脸上,那粉嫩的地方,老刘已经好久没品尝过了。

 

他的舌头已经吻到了赵雅云的唇瓣,果然很滑嫩。

 

而且,她很敏感,性经验一定不足。

 

结婚这么久了,她老公都没怎么碰过她,这和守活寡有什么分别啊!

 

“啊……刘叔,你弄的人家好舒服啊!”

 

赵雅云已经开始动情了,这才多么一会儿,就浑身颤抖了。

 

看来她的确没怎么经受过男人的滋润,这才给她这么一点点小刺激,就有点经受不住了。

 

老刘当然要趁热打铁,继续舔舐着她的下面。

 

“刘叔,我不行了,痒死了,我要开始了。”

 

老刘很被动,她还没怎么爽呢!

 

就见赵雅云突然调转身体,坐在了他的话儿上。

 

她并没有太多的前戏,反而是急不可耐的坐了上去。

 

“啊……刘叔,我不行了……”

 

刚坐上去,她就被老刘征服了。

 

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酥酥麻麻的。

 

一扎多长没入,就已经顶到她的深宫之处了。

 

可就在这时候,赵雅云的手机响了。

 

老刘一愣,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到这个节骨眼上就来电话,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啊!

 

电话是赵雅云的好姐们琳琳打来的,琳琳也是个极品美女。

 

平时她们总在一起玩,总一起去泡夜店,玩的花里胡哨的。

 

现在倒好,是她打来电话了,赵雅云竟然毫不避讳的接了起来!

 

“啊……琳琳……你怎么了?”

 

赵雅云一边上下动作,一边又和琳琳通话,这简直太刺激了。

 

“雨薇,你不会是在干那事儿吧?怎么声音断断续续的!”

 

琳琳也不傻,当时就猜到了。

 

毕竟赵雅云叫的太明显了,谁都听的见啊!

 

“是啊,琳琳,我钓到了个凯子……你要不要一起来啊……他的话儿两扎多长……老刺激了……”

 

声音还是断断续续的,赵雅云似乎在帮老刘宣传,大肆宣扬老刘的话儿有两扎多长,这简直让老刘脸红了。

 

这一个赵雅云,他也就轻松对付了,是她主动偷情的,应该不会把事情说出去。

 

可是,如果她的好姐妹来了,如果性格柔弱还行,这要是个大嘴巴,传到游泳队去,他的工作可就要丢了。

 

所以,他急忙提醒着赵雅云:“雅云啊,这不好吧,万一……”

 

“你闭嘴,老娘是在帮你招学员,我告诉你,琳琳老公资产好几亿,在你那儿买个百十来节课像玩似的,这票买卖你干不干?”

 

赵雅云已经给老刘下筹码了,她家那么有钱,在自己这里买课,肯定买好几十节啊!

 

老刘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了,已经没什么梦想了,就像多找几个学员,多赚点钱。

 

“我干!”

 

老刘答应下来了,赵雅云也很满意。

 

她笑眯眯的说道:“琳琳,快来,我自己搞不过这个大家伙,他一定能让你爽的飞起!”

 

“好,你等我,我马上过去!”

 

……

 

放下电话,赵雅云更卖力了。

 

可是,就在这时候,赵雅云的电话又响了。

 

“我老公?”

 

赵雅云惊呼道,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那废物老公竟然打来电话了。

 

“你老公,要不……我还是走吧,让他抓个现行,我们谁都没好果子吃啊!”

 

老刘怕了,他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当年的事,他还历历在目。

 

当时就是因为那女人来了个电话,然后没理会,谁知道她老公当时就杀回来了,以至于二人被捉奸在床。

 

要不是因为那件事,老刘也不至于消沉大半辈子。

 

可是,赵雅云并没有下来的意思,她继续上下运动,还打了个嘘的手势。

 

“老家伙,你别说话!”

 

电话接通了,对方有些急躁。

 

“雅云,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那声音很不耐烦,显然有点生气。

 

“老公……我……我在打扫房间……刚听到……你……你怎么了?”

 

她一边在老刘的话儿上运动,一边和她老公说着话。

 

“打扫房间?你干嘛呢,怎么这么喘?”

老刘真是被她逗笑了,这故事都编的出来,还打扫卫生,她怎么不说吃辣条呢!

 

“啊……老公……我刚才跑步下来的……好像爬的太急了,所以累到了,你有事吗?”

 

赵雅云撒起谎来真是脸都不红,她一边娇喘,一边和她老公对话,真是太刺激了!

 

她扭动着水蛇般的身子,把老刘的话儿套动的酥酥麻麻的,真是太爽了。

 

这么一个极品尤物,给人的感觉真不一般。

 

“奥,这样啊,老婆,你也别太累了,那些家务事交给家政做就好了,我今晚要去S市出差,你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最可怕的是,她老公竟然还信了她的鬼话。

 

这是有多爱她啊,竟然连这种谎话都深信不疑,这种舔狗,真是活该当绿毛龟啊!

 

“好……好的……老公……你忙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说完,赵雅云把电话给挂了。

 

老刘是在忍不住,当即笑了出来。

 

“雅云,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你老公被绿成这样了,你心里就没一点愧疚感吗?”

 

他知道,赵雅云是因为寂寞才找的自己,在没遇到自己之前,一定也没少鬼混。

 

要不然的话,她撒起谎来怎么会这么随意。

 

就凭她和自己做的时候,选择在上面,就说明她在夜店里一定经常找少爷,然后玩女王攻。

 

她在那些为了赚钱不要命的少爷那里,可以玩女上位,但是到了自己这儿,那就不行。

 

于是,老刘一个翻身,把赵雅云压在了身下。

 

“刘叔,不要啊……”

 

看得出来,她不想被老刘这么弄,她女权至上的尊严,就要遭到践踏。

 

“啊……”

 

老刘才不管那么多,掐住她的柳腰便直挺挺的进入,每一下都撞在她的深宫上,也随着每一下她都会大叫几声,有的女人会假呻吟,博得男人喜欢,但是在老刘这儿,那就绝对是真实的。

 

她每一次都叫的很真实,以至于老刘越发的卖力。

 

“不行了,我要出来了……”

 

这时,一股热浪自她的深宫翻涌而出,喷了老刘一肚皮。

 

“呦呵!我这刚到门口就听到你的浪叫声了,雅云啊,你也太浪了吧?”

 

门口传来了一道声音,让老刘一阵大惊,这属于自己到赵雅云家里来偷情,万一被她家人发现了,那岂不是要完蛋?

 

所以,老刘下意识的把话儿拔了出来,倒是让来人看的真真切切。

 

“哇,真这么大?”

 

那女孩明显一愣,看着老刘的尺寸,不由得惊呼起来。

 

女孩看起来二十来岁,穿着一身淡黄色的贴身长裙,高挑的身材让人看着十分羡慕。

 

她精心修饰和保养着的脸庞雪白吸能的仿佛是凝结的牛奶,一米七的身高,亭亭玉立,穿着细高跟的白色凉鞋,五个脚趾挤在凉鞋里,小脚显得那么娇嫩。

 

服帖的衬托着丰满的前胸,柔顺的长发泛着淡淡的红色,杏眼迷离,显然是在嘲笑着赵雅云。

 

“琳琳,你个骚货,怎么才来啊!”

 

反倒是赵雅云,她没有一点担心,甚至还向着美女打招呼。

 

原来她就是琳琳,之前和赵雅云通话的女人。

 

“你不是说新钓了凯子嘛,就是这老头啊!”

 

琳琳有点放不下矜持,她觉得老刘是个老头子,根本不配和她水乳交融。

 

觉得赵雅云简直是疯了,竟然和一个糟老头子做这种事,真是太荒唐了。

 

“你看他胯下的玩意,你见过这么大的吗?”

 

赵雅云瞥了一眼老刘两扎多长的大家伙,耷拉下来都快到膝盖了。

 

寻常男人,谁有老刘这个尺寸,这简直是引以为傲的家伙。

 

“别说,这老头的驴货是真大,但他年岁都这么大了,我可是朵娇花,可不想和这等糟老头子做那种荒唐事!”琳琳还在排斥老刘。

 

她觉得老刘就是个猥琐的老头,从自己一进来开始,他的眼睛就一直瞄着自己的身体不放,像要吃了自己似的。

 

赵雅云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女王范顿时起来了。

 

“刘叔,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琳琳家里可是有花不完的钱,只要你把她给伺候舒服了,以后在你那买课,那可是几百节几百节得买啊!”赵雅云知道,老刘需要冲业绩,所以暗暗提醒着老刘。

 

“嘿嘿!”

 

老刘一听她能买课,顿时激起了兴致。

 

“美女,你不试试怎么知道爽不爽呢?”

 

老刘缓缓地走向琳琳,那眼神仿佛要吃了她似的。

 

“你……你别过来啊……你个糟老头子……你……”

 

她刚要跑,却见老刘三步并成两步冲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她,那挺直的话儿刚好顶在琳琳的臀缝上……

 

他从后面抱住了琳琳,手自然很不规矩,竟然轻车熟路的攀上了琳琳的圣女峰。

 

一开始,她以为很纤瘦,但是这一摸才发现,她不是瘦,她是骨棒细,实际上,她很有肉感。

 

他的手很不老实的在琳琳的身上游走,没多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她的身子给摸软了。

 

女人的身体都是敏感的,琳琳的身子也不例外。

 

“啊……哈……”

 

她身子一软,臀间也感受到了老刘的粗壮。

 

像她这种贵妇,嫁了个好老公,结果又被老公晾在家里的女人。

 

她们都是得不到满足,平时为了展现出自己的臀型完美,都会选择穿丁字裤。

 

这可便宜了老刘,隔着裙子,他就把话儿放在了她的臀缝之间,刚磨了没几下,她身子就彻底软了。

 

神秘之地已经印湿了裙子,她动情了……

 

“啊……你个糟老头子……放开我!”

 

琳琳还在嘴硬,身体却很诚实,她的反抗显得那么无力,简直就是像是在按着我的手,让我使劲摸她。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小骚蹄子,让叔叔伺候你一次吧,体验一下?”

 

老刘故意趴在她白皙的脖颈处问话,说话的时候,热气喷在她的后耳根处,那可是女人的敏感地带。

 

这么一问,琳琳果然就心软了。

 

她知道,今儿个是跑不掉了,就算自己不答应,赵雅云那个骚蹄子也会联合这个糟老头子弄自己,这个哑巴亏怎么都得吃了。

 

“好……好,就一次……啊……”

 

这时候,老刘一使劲,把她抱在了沙发上,这么一扔,便摔在了赵雅云的身边。

“刘叔,快,她已经不行了!”

 

说着,赵雅云在那打起了助攻,竟然把琳琳的裙子给撩了起来。

 

果然是一条白色的丁字裤,那薄薄的一层布料根本遮不住,她的毛发很茂盛,已经透过内裤看的清清楚楚了。

 

这个骚货,她果然来了感觉,内裤上全是水渍。

 

“嘿嘿!”

 

老刘本就没穿衣服,倒是更方便了,他扒开琳琳的臀瓣,把她放在自己腿上。

 

果然,这种女人都是很注意保养的,应该是经常涂什么药膏之类的,要不然那里绝不会显得这么嫩。

 

她的神秘之地真的很美,平滑而有触感,就像是一线天的风景。

 

“刘叔,快点啊,不想让她买课了?”

 

赵雅云又在催促老刘,他这也算是出师有名,是为了让她买课,才迫不得已上了她,至少他心里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老刘也不客气了,他挺直了腰板,顺着那一线天进入了她的玉门关。

 

“啊……好大……”

 

这才刚进去,琳琳就开始叫起来了。

 

老刘忍不住心里一荡,这小骚货变脸变的还真快。

 

他故意不动了,笑问道:“想不想让叔叔动起来啊?”

 

“想!叔叔,你快动起来啊!”

 

琳琳果然听话了,刚才还嫌弃老刘又老又丑,现在可好了,简直把老刘当成了大宝贝儿了。

 

“那你求我啊!”

 

老刘故意挑逗她,像这种玩习惯女上位的贵妇,就要践踏的她的尊严,这样才有成就感。

 

“叔叔,求你,求你大力的干我……我好难受啊……”

 

果然,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那欲海中的女人,智商就成为负数了。

 

她放肆的扭动着自己的柳腰,配合着老刘的运动,简直骚的可怕。

 

“好,叔叔满足你!”

 

老刘也不跟他客气了,当即就开始大开大合的干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钥匙开门声。

 

“糟了,我老公回来了!”

 

“什么?”

 

老刘傻眼了,刚才还觉得她老公是个绿毛龟,现在倒好,直接杀了个回马枪,这可怎么办?

 

犹记当年,就是因为睡了赞助商的老婆,被捉奸在床,才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几十年未娶,几十年孤独寂寞的生活。

 

现在赵雅云老公回来了,这要是被捉个正着,事情闹大了,自己连游泳教练这一行都做不成了啊!

 

“快跟我上楼!”

 

赵雅云也脸色煞白,急忙带着老刘他们冲上了楼。

 

还好他们速度够快,收拾的也干净,急忙冲上了楼。

 

“雅云,你老公回来了,他要是发现了,我这老脸还往哪搁啊!”

 

老刘真是慌了,他很害怕,就好像时间回到了二十年前。

 

“怕什么,一会儿你们就在这屋待着,继续做你们的,我假装回屋睡觉,到时候我老公问起来,我就说你们是一对野鸳鸯,我只是给你们腾地方的!”

 

赵雅云倒是聪明,直接把锅甩的干干净净。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是苦了琳琳了,她本来就是被叫过来的。

 

现在又被安上个偷汉子的罪名,真是够可悲的。

 

“雅云,你记得啊,这是你欠我了个人情!”

 

说着,琳琳拉着老刘进了房间。

 

她好像比老刘还要着急,也许是她刚才尝试了老刘的尺寸,刚刚被撩起的浴火还没浇灭,所以想继续战斗。

 

她本来就经常在夜店玩少爷,她老公也是一知半解,不管她。

 

现在出来偷汉子,就算被发现了,她老公也就得过且过了。

 

此时,赵雅云已经回屋假寐,手不自觉的伸进了裤头里,有规律的运动着。

 

“砰!”

 

门被撞开了,赵雅云的老公冲了进来。

 

他三步并成两步的冲过来,掀开了赵雅云的被子。

 

“还睡,睡你妹!”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长相也十分阳光帅气,按道理说,他应该是从来不爆粗口的。

 

但是现在,他老婆背着他在家里偷汉子,他哪里还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

 

赵雅云搓了搓眼睛,一脸狐疑的问着她老公。

 

“少他萍姨废话,我问你,野男人呢?”

 

他本来是知识分子,但是现在,粗口已经完全抑制不住的爆发出来。

 

“什么野男人?老公,你在说什么?”

 

赵雅云一脸的迷茫,起来还晕晕乎乎的。

 

“啪!”

 

一声清脆的大嘴巴子扇在她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赵雅云忍不住哭了出来。

 

再怎么说,她都是个弱女子,受到这么大的伤害,当然经受不住。

 

“老公,你竟然不相信我,你整日整夜的不回家,让我一个人独守空房,谁知道你一进家门就打我,你太过分了,呜呜呜……”赵雅云大哭起来,那眼泪流了满脸。

 

见她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她老公也一阵心痛,难道真是自己误会她了?

 

“雅云,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因为太寂寞了,所以偷男人?”

 

她老公还在套她的话,虽然多了几抹柔情的问候,但是赵雅云也不是傻子,这种事当然要死咬着不放,一旦承认了,她肯定得被净身出户。

 

所以,她强忍着疼痛哭泣:“老公,你竟然不信我,我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会偷男人?”

 

“不承认是吧,你等我找出来的!”

 

说着,她老公在屋子里翻了起来,床底下,柜子里,全都翻遍了,可是始终没有找到人的影子。

 

“你看,我说吧,我根本没有偷男人!”

 

赵雅云神气起来了,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

 

“怎么可能?”

 

她老公一阵惊讶,掐着腰喘着粗气。

 

“那你打电话的时候,为什么在娇喘?”

 

他又在质问赵雅云,赵雅云当然不会承认了。

 

“我……”

 

没等赵雅云说话,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浪叫声:“叔叔,快,大力一点,人家就快要出来了!” 

33秀 |Copyright@2009-2018| 正在备案中... | www.3333sho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手机版